七。

红花会。『罪人不知心,独酌度光阴。』

【百万】为你 上

♦很久没回来了回来看看
♦还是很喜欢百万
♦因为在备研期 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
♦想看进来看看吧
♦黑白两道少爷白×杀手隐退成保镖万
♦一个双双暗恋(真的???)的故事
♦避雷 鞭刑 OOC致歉
♦感谢观看


正文开始——

“白少。”微微低头,黑色鸭舌帽帽檐遮住了眼睛中一丝得意,平稳的声音流出。
被叫白少的人坐在椅子上背对进来的人,皱了皱眉,其实人一来自己就看见了,故意和多伦多的表哥多聊了一会,让他在门外反省,进来怎么还这幅模样。抬手揉了揉眉心“万万,你就没什么解释的?”还是之前的称呼,可是语气里的冷还是让人心颤。
身后的人一愣正,随后单膝跪地,“属下办事不利,请白少责罚。”
白曜隆靠在椅背上,一脸苦笑,什么办事不利,外面人都知道万磁王去救个人质,结果没救出来,被撕了,可自己的线人来报,万万是一枪崩了人质的脑袋…“我记得这任务没交给我的人。”
听见『我的人』万万嘴角微微一勾,随即双膝跪地,依旧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我怎么跟老爸交代啊,越想越烦,“Shit!”白曜隆轻骂一声“滚去刑堂。”
老万眼神一暗“是。”起身退出会议室。

说到人质戚小姐,就是白父生意上的伙伴的女儿,戚氏董事长的掌上明珠,双方父母有意联姻,被逼无奈,白和戚见了一面,两个人都心有所属,表明为堵父母口舌,在外面多走动。结果第二天报纸上就有两个人在餐厅吃饭的照片标题『白氏集团少爷心属戚氏二小姐』老万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把他所能看到的报纸全部买了然后烧了…
不到一个周,白曜隆接到死对头风的电话,对方说“你那心尖上的戚小姐在我这呢,用下周码头那批货来换。”白曜隆“…你撕票吧。”(戚小姐:虽然不相喜欢,好歹是盟友吧。白曜隆你个渣渣。)后来白父施压,白曜隆就让啊之去帮忙走一趟,
啊之是好兄弟兼顶级杀手。等啊之把信息搜罗完了,准备出手的时候,突然接到老万的电话,说替他去。啊之“…”
老万“不信我?”
啊之“小白知道不?”
“不知道。我没打算告诉他,完事再说,好久没出任务了,闲的蛋疼,这么啰嗦,给个话,让不让去”
啊之看了眼情报,没什么危险的地方“行,我把资料给你”
万磁王,杀手界和啊之齐名的顶级杀手。七年前退出杀手界,在白少身边做贴身保镖,众人表示遗憾,同生共死的兄弟都知道为什么,不对,是除了白曜隆都知道。

刑堂
“万少。”看到万少来到,刑堂所有黑衣人立马站好,恭敬的弯了弯腰。
万磁王轻笑一声,“别特么给我整这一套”
“嘿嘿,老万,你来干啥啊。”都是熟人了,平时动用刑堂都是老万来监督,老万一句话,所有人都放松下来了。纷纷把头往后老万身后看“人呢,你咋没带来?”
“…”老万翻了个白眼“今天下堂的是我。”
“啊?”
“哎呀,老万别逗了,动了你我们不都得让白少吃了。”
“……”“真是我。”“私接任务还把人质崩了”老万说着开始脱衣服,“哦,对了,任务是救人质。”
众人“……”
“按规矩来吧。”顿了顿,“别放水,白少这次真气了。”也是,七年了,自己进出这刑堂无数次,倒是头一次尝尝这滋味。想着衣服也脱完了,自己走到十字架前,带上手铐和特制的金属手套(防止行刑中握拳减轻痛苦。)“剩下的哥们儿帮个忙呗。”把自己能做的做完,对着一群呆愣的兄弟,喊了一句。
几个人站在一起说了几句,然后站成一排,弯腰“万少,得罪了。”
“来吧。”
两人上前,一个拿黑布蒙住老万的眼睛(增加痛觉),另一个取了一个娇小的口球。(防止咬舌自尽)
“不守规矩,任务失败,重鞭五十。”另一个人在后头说着。(重鞭,鞭鞭见血)
老万皱了皱眉,这些家伙。朝声音来源摇了摇头。
“七,开始。”看到老万的动作,代号二出声行刑。七手里拿着鞭子,握了握。
起鞭‘啪啪啪啪啪’五鞭同时落下,五条间隔类似的血痕瞬间在老万后背绽放。
‘啪啪啪啪啪’三秒后,又五鞭在间隔处落下。
“七,你轻点。”一旁代号一看着不忍心。
七看了一一眼,点头。其实只有鞭技最好的七和老万知道,看似重的伤,实际只做到了表面,皮肉分离,不伤要害,疼痛最轻。
‘啪啪啪啪啪’老万闷哼出声
‘啪啪啪啪啪’七又降了力度,差点达不到效果
“啪啪啪啪啪”一时间整个刑堂只剩下老万粗重的呼吸和鞭子声。
‘啪啪’吱呀,刑堂门开了,一身白色西服的白少走下来。
“白少”一切停止,所有人恭敬的弯腰叫人。
白少走进来靠近老万看了几秒,看了七一眼。
“你们给的什么刑罚。”
“重鞭五十”代号一恭敬的回答。
“啧,都给我滚出去。”刑堂的弟兄相互交换了眼神都滚了出去。
白少走到老万面前,把他的口球拿下来。
贴着他的耳朵,“我们的万万真受人爱戴呢,这处罚,还是七执鞭,这不疼能记住么?嗯?”
万万眼睛被蒙,小白呼吸喷洒在耳边,而刚受了鞭刑,他发现他自己不受控制的硬了。
“白少”沙哑带着点欲望的声音飘到小白耳朵里挠着小白心尖。
“艹”,给老万松绑,因为后背受伤,小白让老万面对点靠在自己身上。突然感觉到万万某个部位的变化。小白怔了一下,随即笑了,调笑到“万万,你硬了。你不会很喜欢受罚吧。”
“……”万万把头埋在小白肩膀里,“小白,疼。”
万万这是在撒娇?小白心里笑成了高压锅。“万万,你太可爱了。”低头看见万万粉红的耳尖,心情大好。脱下外套轻轻罩到万万背后。小心搀着人出门。
门口观望的刑堂兄弟们立刻站成两排,低头。
“今天的事儿,还没完,你们给我等着。”
“白少”“白少”……刑堂兄弟风中凌乱中,刑堂犯法难不成自己罚自己?
万万扯了一下小白的衣服。“帮规每人五十遍,24小时内交上来。”白少开口。
“谢谢白少不杀之恩。”刑堂兄弟长喘口气,乐呵呵的去抄帮规了。
把万万扶回自己的房间,叫了医生来。小白就出门了。

白府
“爸”叫了一声,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。
“你都干的什么事,戚小姐就这么没了,你要我怎么和老戚交代。”
“交代什么,又不是在我们地盘出的事,又不是我们杀的。”
“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,不就你身边那个保镖干的?你赶紧把他给老戚送过去,剩下的我来说。

“不可能。”
“白曜隆!”白父摇摇头。叹了口气“这些年大事小事,我慢慢放给你,出了岔子,你护也护了,我就当没看见,这次这么大的事,说什么也不行。”
“爸,我不会把他交出去的,反正你现在也把权力交给我了,我来解决,解决不好,这些都还给你。”说完抬脚离开,不管白父的呼叫,小白皱皱眉,这我养了七年的人,刚有点起色,怎么可能去送去送死。
“ M,你联系鹏哥,让他找人从风那边抓个高层给戚老送去,再把下周的货的五成利润送过去,他们集团要启动一个新的项目,用多少钱,只要不动根,就给我往里砸。”
“是。”
“N,给我传话回家,从现在开始,有见老万的,一律不见,他要是出门,都给我拦住了,然后立刻给我打电话,还有全面给我封锁人是老万杀的消息,办不到的,全都给我伺候戚小姐。”
“是”M.N交换眼神,随即离开。
小白看了眼表,想了想万万伤应该处理好了,正在睡觉,就让司机开车去白氏集团。

“万少,伤口处理好了,没伤筋动骨,都是皮外伤,给您上好药了,三天别碰水,在床上静养,明天我再来给您换药。”
看着老万点点头,医生退了出去。
刚迷迷糊糊要睡着了,手机响了。
“喂”
“艹,老万你不会不行了吧”
“老子睡觉呢,老娄你怎么说话呢,不能盼我点好。”
“听说你被罚了,你特么也不跟我说,你是去杀人质的,我去杀不就完了。”
“她一死,戚老那边就炸锅了,到时候你怎么办,这锅肯定不能让你背。”
“你还知道啊,你都不知道白老那要给你交出去。”
“…”
“不过小白没同意。”
“同不同意还不是他一点头的事”
“老万,你这话说的,小白差点和他爸闹翻了,要是他解决不好,估计这位置坐不稳了。”
老万听了心里酸胀酸胀的。“他何必呢。”
“不是,老万,我多嘴了哈,你觉得全世界就他不知道你喜欢他,那你是不是也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他不喜欢你的?你俩这些年兄弟几个谁不看在眼里?”
“老娄,你别乱说”
“…老万,跟你说两个事,一个是几年前你把老李酒吧砸了那次,就那个MB调戏你那次,那以后,你和我说小白出差没带你,你心里不得劲,酒吧里没了的那个不是什么MB,是老李的侄子,当时小白为了保你被白老打个半死,还把多伦多的那边事全交给DP了,才算了了。那段时间,他一直在弹壳家养伤。还有你知不知道H为啥没了,当时白老要做那个任务就是为了除去一批人,小白那指名道姓要你,小白死活不让,白父让他在H和你之间选一个,他把H推走了,H对他和白家的意义……”
老万眼泪突然就留下来了,也没听见老娄在说啥,就突然想起来,几年前,小白说,“万万,别人调戏你,你跟我说啊,你动手干嘛啊?”
他很平静的说“他动我,我忍不了”
“行,也没啥事,就是个MB。”
又想起来了H出任务和他说,“好好保护白少。”
老万埋在枕头里哭。心里好像好开心,又好像好难过。耳边还是啊之的声音。
“老万,差不多了吧,小白一直说,等他把权力揽过来再和你说,你也不让说,这次的事好不好,以后你俩都给我好好的,消停着,戚小姐喜欢娱乐圈的一个,她家不同意,让小白帮着……”
啊之这次还没说完,老万就把电话挂了。看到挂了的电话,啊之倒是笑了。

晚上小白接到电话码头上的货出了问题,要他去看看,看了眼时间,打电话问了医生情况,又打电话问了万万在干嘛,听着在睡觉,又吩咐厨房做清淡点,起身去忙了。
整整两天小白都没回来,老万突然慌了,索性身后的伤已经不妨碍走路,起身穿好衣服下楼,准备出门,却被门卫拦下来了了,“万少,您不能出门”
“你觉得你拦的住我?”
“抱歉,白少的吩咐”
“……”
“老万,白少他这几天比较忙,你先养伤,你别赌气了,最后受罪的是这帮兄弟。”N走过来了,顺便对后面的人使了眼色,后面的人跑到一边给小白打电话了。
“我…”老万现在异常烦躁,准确的说特别想见到小白,两天没见到他了,总是担心的,可他现在不知道能干嘛。
N看到打电话的人点了头,拉着老万回去“走吧,我带你上去,一会儿白少就回来了了”
“真的?”老万眼里一抹亮光,N笑着点点头没说话。
十几分钟后。
房间门被打开,小白一脸疲惫出现在万万眼前。看到有点委屈的万万,闭眼调整状态,“万万,你想我啦?”
“小白。”万万看着强打精神的小白突然又哑了嗓子。小白看着喜欢的紧,在床边坐下。
“伤好点没?”
“小白,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说,除了酒吧和H,你还替我担了多少事?嗯?”
“…谁跟你说的?”小白不满的皱眉。
“你管是谁?你先回答我。”
“没什么,万万,我累了,你让我先睡会。”
“不是,白曜隆,我喜欢你,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怎么想的?嗯?”还是平常冷静的声音,但小白还是感觉到了里面的不安。
“好啦,万万,戚家那边的事已经解决了,你别担心了。”
“白曜隆,我他妈说我喜欢你。我说我喜欢你,喜欢你七年了…”声音越来越小,还带着哭腔。
白曜隆心头一紧,俯身拥住心尖上的万万,“我知道,我知道,万万也知道的,我最喜欢我家万万了。”轻轻安抚怀里不安的人,白曜隆突然感觉特别开心,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是甜的感觉。
“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。”埋进小白怀里,万万小声的问。
“还不到时候呢,万万,我现在还没完全掌控,等等我,这波完事了,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动你了。”小白说的温柔而严肃,暖化了怀里的人。
“陪我睡会,我太累了。”
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,搂着万万,这觉睡的难得安稳。
——未完待续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