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。

红花会。『罪人不知心,独酌度光阴。』

【百万】我在。

--OOC 一发完
--锅的话给丁飞好了
--甜?暖?无聊?
--题目实在不知道起啥了,这大约是我这几天最想听到的,虽然没听到。
--送给 @W梓楠W 拖了太久,抱歉。

如果说王昊给白曜隆的第一印象是沉,那第二印象就是作了。

第一次见是在老万干一票冠军的庆功宴上,正好赶上白曜隆部队放假回家,弹壳就把他和DP临时叫过来,因为等白曜隆从部队出来两个人就可以正式加入红花会了,正好来熟悉熟悉。

整个聚会小白只听到王昊说了三句话,“王昊 PGONE aka万磁王”这第一句是在小白和DP刚进来时候的自我介绍。
然后相当一段时间再没听他出声,小白就看他一个人缩在oversize卫衣里喝闷酒,别人去找他喝酒也就是扯下嘴角,不说话,喝酒。
小白一边陪哥哥们说话,一边是不是看老万,好奇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沉,在和贝贝叨叨嘴皮子的功夫,一抬眼,老万飘着步子往包厢外面走,也没听贝贝和他说的啥,嗯嗯啊啊的点头应着,起身说去WC,然后他就成贝贝徒弟了。
出了包厢,跟着老万一路跟到了厕所,看见人爬在洗手台上吐的死去活来的,眉头一皱,跑去前台要了热水和酸奶,又跑过去给老万顺背,“我没事儿。”扭着身子别开顺背的手,这是老万对小白说的第二句话。小白皱了皱眉,手上加了点劲,然后老万再没躲,吐的差不多了,接了小白递的热水和酸奶,漱了口,喝了酸奶,说了第三句话“谢谢。”
回了包厢,小白就坐老万身边,“我可以叫你万万么?”老万跟之前一样闷头喝酒没搭理他,“唉,你别喝了,你都喝吐了……”吧啦吧啦一顿劝,还是不搭理他,小白索性和他一起喝了酒,最后自己喝断片了。后来小白知道他胃病很严重的时候,特别后悔当时为啥没把他酒抢了。
然后醒过来就回了部队。

再见是两个月后。刚从部队放出来,正和发小兄弟疯着呢,贝贝一个电话过来,让他明天去工作室学东西,小白立马蔫了,边应了贝贝,边和小伙伴告别了,放弃了深夜酒吧趴。
第二天早早起床晨练洗澡吃饭「梳妆打扮」,等到了工作室已经十点半了,心里怕开完了,师父说他,结果一到门口,锁的门,「……」感觉自己被放鸽子了,一个电话打给贝贝,,三次无人接听,,,只好打给壳总,壳总嗯嗯啊啊说可能太累了,告诉备用钥匙的所在位置。刚想说没人在自己就回家吧,结果壳总「老万应该搁工作室呢,找他玩吧。」转身找了钥匙开门进去。

一楼除了一个人没有其它很正常,他又抬腿去了楼上,二楼有股怪怪的味道,顺着味道走到了老万的房间,看到了门口的垃圾筐里除了泡面盒,外卖盒就是椰汁罐还有两三个啤酒罐,轻轻开了老万房间的门,电脑桌上,除了电脑,纸团,就是杯里还没喝完的咖啡,往床上看,人还在梦乡中,小白皱了皱眉,这让他一个养生派的人感觉很难受啊。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,连带门口的垃圾一并拿下去扔了,顺道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还顺带拿了箱椰汁,回来在厨房就是一顿折腾。
等忙完了都快一点了,可楼上的人好像还没动静。
上楼看见躺着很不规则的人,先是摇了摇头,又噗一声笑起来,这人睡觉的时候还挺可爱的。揉了揉脸,让自己恢复「高冷」,蹲下拍拍人,“万万,万万,这都几点了,起床了。”老万翻个身,把拍他的手蹭掉,“美妞别闹,miamiamia(咂嘴的声音。)”扭过头又睡了,没睡醒的鼻音还有动作把小白一下逗乐了,呲呲呲呲又笑成高压锅了。老万梦里感觉自家高压锅开了,不对,我不在家,用了几秒在梦里过了一遍「我是谁,我在哪,我干嘛呢。」然后睁开了眼。“呲呲呲呲,万万你醒啦?美妞谁啊?”“嗯--?”老万还处在一脸懵状态,“卧槽,你谁啊?”看见这个闪电头的好像不是常平时来的人,老万有点慌,警惕了起来。小白一下不笑了“哇,万万,你都不认识我了?我小白啊。”老万揉了揉眼,看清了人“嗯,刚刚没睡醒,你怎么来了?啊~(一个哈欠)”还伸了个懒腰,“贝贝,啊,我师父让我来学东西,结果放我鸽子,我就进来看见你了。”“嗯。”“万万,你饿不饿,我刚刚做了点吃的。”“好,我收拾收拾。”

十分钟后,老万到了楼下餐桌面前,六七个菜还有一锅粥,“你这么厉害?”“不一定好吃,尝尝吧。”说着给万万盛了一碗粥,“你刚睡醒,先喝点粥,暖暖胃。”老万点了点头,喝粥,是海鲜粥,清淡不腻,温度刚好,“小白,你在部队里怕不是炊事班的吧。”一脸调戏。“呲呲呲,万万咋知道,我在炊事班待过。”小白感觉老万其实也没那么沉,顺手开了罐椰汁递过去,“不过,万万,你晚上几点睡的啊?”一边扒着菜,一边喝着椰汁,一点儿不在乎,“三点,小白你做饭真好吃,比外卖好吃多了……(balabala)”而小白根本没听到后面说的,一心纠结于三点睡觉的事“你怎么睡那么晚?”“正常啊,昨天听了个beat,有感觉,就写词,就写到那个点。”“你以后不能……”小白还没说完,老万打断了“你怎么来着了?”“万万,刚刚你不是问过了?”“啊?不记得了。”一心想转移话题的老万忘了这个事。心虚的摸了摸鼻子。“贝贝找我来感受一下他的七押,结果放我鸽子。”小白倒也是耐心的又解释了一遍。“哦哦哦,对对对,你刚刚跟我说过。”然后低头又开始吃饭。

两个人一直没说话,看老万吃完小白开始收拾饭桌,收拾完贝贝打电话说快到了,贝贝到了,他就去感受贝贝的七押,老万又回房间写词,补番。傍晚,贝贝被弹壳叫走了,小白去老万房间,把人拉出来出去吃了饭。之后小白没事就过来,和老万一起,打打游戏,看看电影,勤快了,两个人就去买食材,小白回来做点东西吃,懒得做就去下馆子,懒的动再叫外卖,但很少。两个人无形中越来越亲密。红花会聚会的时候两个总是坐在一起,小白总是把老万杯里的酒抢走换上椰汁。然后最后自己喝断片。

两个人都入了红花会之后,在深秋的季节,红花会集体受邀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演唱,说是为了山里的孩子,丁飞弹壳二话没说,不要出场费,直接带着兄弟们就去了。演出完了,主办方请他们吃饭,然后今天小白也没拦住,地方比较偏,没有椰汁,老万又说一定得喝,就随着去了,喝的不多,回到宾馆,订的双人间,老万小白自然到一间,因为都喝了酒,两个人没说话,各自躺各自的床上睡了。
小白记得是被一阵慌忙下床的声音吵醒的,揉揉眼睛,还没问句怎么了,就听见了卫生间里.呕吐的声音,本来还有点困意的眼睛立马睁开了,趿拉着拖鞋就往卫生间里跑。他看到的一个背影,趴在洗漱台上,一只手撑着洗手台边缘已经泛白,另一只手攥着胃的地方,吐的声音撕心裂肺,给人感觉要把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,小白觉得心里疼得慌,往前一步,伸手给人顺着背,把半个身子靠前让人把重量往自己身上转移点。吐到没东西吐,吐酸水,等吐干净了,拿水漱了口,洗了把脸,身后的人忙接过整个人的重量,扶着人到了床上,到了热水给他,往人嘴里灌了两口,都流出来了,小白有点急,这么长时间,没见过这么脆弱的万万,试探的哄到“乖~,喝口暖暖胃。”老万抬起眼,抿了口热水,用特别虚弱的声音“小白,我难受。”小白一下慌了,放下杯子,坐床上就要把人往怀里揣,这刚碰到脸,小白懵了几秒,又把手放在人的额头上,烫的厉害,小白心里揪得慌,把被子把人好好裹住,去椅子上拿了两个人的衣服,先把自己简单的穿好,又去一件一件给万万穿好,深秋的凌晨还是很冷的,但为了舞台效果,又只来两天,所以穿的很少,小白把老万穿戴整齐之后,又感觉不行,把自己的外套又给万万穿上,“万万,我带你去医院,你难受就哼哼出来,别憋着一会就没事了。”一个公主抱把人捞起来,把人紧紧的裹在怀里,地方比较偏,在风里占了一会才拦到了计程车,“师父,麻烦去最近的医院。”

到了医院,把人抱下车,放在医院大厅休息的地方,自己跑去找挂号的地方,找了好久,突然发现仅有两层的医院里,除了大厅和楼道里的灯开着竟然一个人没有,小白急得额头上汗都出来了,又前前后后跑了两趟,总算找到挂号的人,结果不能刷卡,只能用钱挂号,求了人半天说把自己银行卡抵这,先给人看病行不行,结果人没搭理,直接走了,小白“f**k”一声,直接一拳打在钢化玻璃上,这一拳惊着窝在不远处的万万,“小白...”还是很虚弱,“万万,万万,没事,这医院太小了,你等会。”跑过去抱起人出了医院,还好这个地方车比较多,不一会就拦到车,“师傅,麻烦去这里的大医院,最好是越大越好的。”“这是咋了?不是本地人吧,严重不能来这个医院的,这个医院晚上就算有急诊,医生也可能不在。”师傅好心的多说了几句。“嗯,过来有事的,这也病的突然,师傅麻烦快点。”小白说的很急,就好像他现在的心一样。师傅再也没说话,默默加快了车速。开到了市里的人民医院,小白转好钱,跟师傅道了谢,抱着人进去挂了急诊。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,医生说是“水土不服加常年胃不好导致急性胃炎。”问老万“胃病多长时间了?”“好几年了吧,五年有了吧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医生点点头,开了点滴,让小白去办住院手续。小白还沉浸在万万五年多的胃病中,一直皱着眉。“没带钱么?没事你去办手续,那边应该明天补也行。”“不不不,我现在就去办手续。”反应过来的小白忙跑去住院部办手续。

等把老万安排好,打完一个点滴,换第二瓶的时候,万万在药效的作用下总算沉沉睡去了,烧虽然没全退但也比之前好了大半,小白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一段,坐在床边,握着万万没打针的手,“你到底糟了多少罪,干嘛这么作呢。身体糟蹋成这样你不心疼么,可我好疼啊。”说着眼泪就流下来。等几瓶药都打完天已经半亮,折腾一晚上,小白也很累,握着万万的手趴在旁边睡着了。
小白是被电话吵醒的,弹壳问他俩死哪去了,还怕兄弟们知道出去开房?虽然知道是调戏可小白一点都笑不出来。“哥,万万住院了,我们……”简单的说了下情况,就挂了电话。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一大批人浩浩荡荡闯进了人民医院的病房,在老万旁边围了一圈。老万醒的时候看见一大波人明显吓着了,但同样心里暖暖的,想到之前,看到现在,老万怎么都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。小白看到人醒了,就跑出去找了医生,做了检查,又开了一天的点滴,说别的应该没什么事,就是这个胃得长时间调理。丁飞跟着小白随医生除了病房,想自己有没有能帮上的,结果跟了一路就听小白一路缠着医生,“他这胃应该怎么照顾,该注意一些什么,这样行吗,那样可以吗……”医生给他解释着,他就那手机在备忘录里记,丁飞觉得没什么需要自己的,转身出去给兄弟们买了早饭。

老万下午就出院了,人精神都回来了,就是还虚了点,弹壳说再住一晚,明天下午再回去。

晚上在房间里,万万对小白说“谢谢。”不同之前的那个,这个是很开心很真诚的。小白说咱俩谁跟谁,别客气了。那天晚上万万跟小白说了好多,说了之前被兄弟背叛的时候自己特别难过,天天用酒麻痹自己,能让心里不那么疼,胃差不多从那时候开始的,后来女朋友因为自己玩Hippop和自己分了,感觉世界都塌了,就更加糟蹋自己的身体,觉得身上疼能比心上疼好受。小白本来就躺在万万床上,又把万万塞进自己怀里。“万万,没事了,以后你有我们,你有我,以后你的胃我来照顾。”万万窝在小白怀里睡了从离开家乡之后最安稳的觉。

回去的高铁上,丁飞给老万发消息 [啥时候很小白好上的,我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]
[没有,你说啥呢。]
[(震惊脸)小白都……那样了,你俩还没好上,虎我?]
[哪样?]看着在自己旁边睡着的小白,老万起来走到丁飞旁边,和丁飞说了会话,走回来坐下,从小白口袋里拿出手机,用自己手指解开了锁,打开备忘录,里面除了医生说的话就是菜单,早 中 晚 好多好多,老万心中仿佛要被暖化了。

下车回到工作室,就在小白要回家的时候,看着小白的背影老万开口了“你要不要和我处对象啊?”
“万万,你说什么?”小白转身
“没听见就算了。”老万转身上楼。
小白反应超快,一把把人圈在怀里,“万万,你说真的吗?”
回应小白的是万万急切而又热烈的吻。

--Fin

--放寒假前估计不会写了,可能会某个点特别暖,会写特别短的,然后寒假会写,有什么梗,可以评论或者私给我,我如果写了会艾特你。

★晚安。★
☆七。☆

评论(16)

热度(136)